成都私家侦探,成都私人侦探公司

成都私家侦探

首选成都私人侦探公司
咨询热线: QQ:
成都私家侦探哪家好——成都婚姻调查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家侦探 >

 

在中国游戏行业工作的外国人

来源:成都侦探服务公司 www.chengdudc8.com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09-15 09:24
  与强大的传统游戏产业欧洲、美国、日本相比,中国的游戏产业可以说是落后的,但是发展如此迅速。那么,在中国游戏产业工作的外国人如何看待他们所耕种的土地呢

我以前在一所日语学校工作时,午休时我会和同事们聊游戏和卡通片。我交谈过的大多数人都是白人,安德鲁身高接近两米,非常和蔼。他说,我们第一次谈到Monster Hunter时,他是在学习日语。

后来,我打算回到中国成为一名游戏编辑,在我工作的最后一天,我告诉过你。每个人都表现出嫉妒的谦恭,想象着做游戏编辑的好处,并以同样的谦恭谈论中国制造的游戏。

安得烈突然惊叫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想起来了。上帝,伙计,对不起。我发现我不知道中国的游戏是什么。

我记不起当时我是什么样子了。那一定很尴尬。毕竟,名单上的游戏编辑的幸福感可能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但是我还是努力向朋友们介绍一些国内游戏,当《轩辕剑》刚刚上架的时候,我马上出来给你们看。

你也许会面临和我一样的困境。很难举例说明如何把中国游戏介绍给外国人,甚至是现代文化;同时,没有人能否认中国的游戏产业很强大。根据给出的数据,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的实际销售收入是ket达到1657.7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66亿人,其中手机游戏增长率达到87.2%,中国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与强大的传统游戏产业欧洲、美国、日本相比,中国的游戏产业可以说是落后的,但是发展如此迅速。那么,在中国游戏产业工作的外国人如何看待他们所耕种的土地呢为什么他们来到中国,加入他们可能在自己国家没有听说过的行业呢

为此,我采访了六位来自不同地区、具有不同性格和职业经历的外国人,他们大多数在中国待了很长时间。

第一个回答者Vincent Richer是一个游戏开发者,以前曾为莉莉丝工作过。

文森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中文说得比我好。他在大学时主修东亚。但他对东亚的政治、历史和经济不感兴趣。相反,他学会了许多不同的语言。汉语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文森特被推荐参加一个名为中国桥的演讲比赛,成为他与中国相处的机会。比赛的组织者找到了文森特,邀请他到中国留学,并提供了政府的全额奖学金。香恩就这样来到北京。

文森特第一次到中国旅游一个月,这个月我结识了很多现在很亲密的好朋友。后来,他考上了北京大学,主修法律。那一年,文森特只考了一名外国人。他为此感到非常自豪。

文森小时候曾经是CS的职业球员,学习法律只是一个简单的兴趣。他不打算把它当作自己的职业。文森特的目标是简单明了的,也就是说,我想玩游戏,成为一名游戏设计师。

考完研究生后,文森特在北京一家游戏公司做兼职,从事海外业务。14岁时,他开始在一家加拿大本地公司QA做项目经理。然而,外国人在中国找兼职并不容易。在一位外国人的网站上找到了这份工作。文森特的法律专业知识对他帮助很大,他有时也参与公司合同的变更。

文森特说,当我在加拿大的时候,很多与游戏相关的工作都外包了,我真正想做的就是设计。我在研究生院与莉莉的两个创始人谈过几次。后来,2015年,当我母亲生病的时候,我回到加拿大陪她。在这段时间里,王新文和我一直保持联系,非常真诚地邀请我加入莉莉丝,然后我就来了。

文森参加了莉莉最新的手游《剑与家》的制作。他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在面试中不断赞扬莉莉的工作环境。很难说。我们有一个健身房,下午我们可以吃水果,这比国外好多了。

文森特认为,与国外玩家相比,中国游戏开发商可能更喜欢游戏。在国外,人们下班后应该下班。但在中国,人们真的在思考如何让游戏变得更好。(笑)

但更重要的是,文森特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将近七年,他不再习惯于住在加拿大,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愿意回去的原因。

首先,我在国外生活太久了,很多朋友都住在中国,我的朋友,女朋友也在中国;我更喜欢中国菜;在加拿大生活太慢,工作机会没有中国多;……此外,我想回来的最大原因是我喜欢中国。出国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你可以更多地了解你自己和你的价值观。

我问,在中国生活和工作很难吗文森特叹了口气,说:我并不觉得很难,但毕竟,我离开家很远。钠。我能说的是,它使我更快乐,更快乐。我的生活方式与他们不同。

文森特说,他刚下飞机就适应了中国,但在中国生活了六年,仍然不满意。最大的问题是交通运输。中国的汽车…真是一团糟。我在中国呆了这么久。我只见过一辆让我先走的车。所有其他的司机都飞驰而过。

比如,暴雪在中国的客户和其他地方的客户是完全不同的。那样的话,我不能和我在国外的朋友玩游戏——一点也不,但是很麻烦。当我玩暗黑破坏神3的时候,我甚至不能穿亚洲服装。我想知道,中国不是一个亚洲国家吗

在多次失败后,文森特也做出了妥协。我最近一直在试用加速器,我发现很奇怪,我不知道这些工具是如何开发的,但它们真的很有用。

山姆喜欢呆在上海,不愿回家。他每年大约回一次家,每次不超过一周;他甚至觉得自己像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旅行。山姆是家里7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这就是他能如此自由的原因。

萨姆于2008年第一次来深圳学习中文。一年后,他去上海学习,学习国际商务,并成为管理专业的研究生。在研究生期间,他开始本地化一家游戏公司。这份兼职工作也成为了他学习中文的一个机会。加入中国移动的互联网产业。

和山姆聊天很愉快,当我问他为什么选择在上海学习时,他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成熟感。他说他喜欢上海,然后像亲戚在新年前夜拜访家一样谈论中国的房价:无论你走到哪里,在大城市里你首先要问的问题就是买房。

我问,你打算在中国买房子吗他笑了,我想,但我发现很难看到价格。

当山姆第一次将游戏本地化到海外时,他发现许多国内移动互联网公司并不了解外国。他们不知道如何出海,如何购买,如何推广,以及外国人喜欢什么样的应用程序,文化差异很大,所以很少成功。三个王国的各种游戏绝对不适合欧洲,对吧

山姆目前的公司参与了海外争议的海外发行和本地化。我们公司和EELX一直在合作。我们帮助他们引进外国公司做本地化,包括国外的广告公司做离线活动,一些国外互联网红包。因此,结果是非常好的。

许多外国公司无法与中国成功合作。萨姆认为文化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在欧洲,当你签合同时,你可以开始这么做;在中国,你需要知道如何与中国人交流和做生意,这是不同的——如果你与中国人关系良好,他会与你合作。

但是山姆并不适应这种渊博的知识。当他开始学习汉语时,他与许多中国人交流,并逐渐总结出一些经验。他开始了解中国人喜欢什么样的人,怎样做朋友等等。中国人很有礼貌,他们经常邀请你吃饭。起初我并不习惯。

但是现在,山姆已经学会了招待客人的本质。现在我急着付钱。我的许多外国朋友看到我很惊讶。

山姆对中国游戏产业的前景非常乐观。山姆认为在中国支付手机游戏玩家费用的能力很早就超过了欧洲。中国市场巨大,而且有很多地方暴君,他们开游戏,他们首先要收500美元。S.,大约6美元或7美元的用户,现在中国的价格是5美元或6美元,这与日本差不多。欧洲比中国便宜。

至于游戏本身,自制手游的多样化是山姆这样认为的原因之一。我们过去只玩三个王国游戏,现在玩什么游戏,比如各种策略游戏。

当然,中国的手工旅游市场存在很多问题。山姆说,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手持公司,但是在国内赚钱越来越难;像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公司太大了,不能靠自己的游戏赚钱。

因此,国内的中型(大约100人)手游公司会选择出海,到国外市场试水。由于国外市场仍然相对空闲,相对容易,这些手游公司开始玩游戏、观看、关注外国游戏,并复制这些游戏。游戏类型。

谈到复制,山姆也坦率地说。实际上相当多。但是山姆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因为即使复制也需要有人和资源来复制。许多公司会复制成不同类型的游戏,用新材料来代替,使它更适合国内。用户的偏好。许多游戏(如COK)已经被成功复制,并且公司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事实上,如果你看看整个应用程序市场,你会发现很多外国公司都在复制中国的成功经验。山姆引用了两个陌生人和微信的例子,脸谱网的信使已经开始复制它的一些特性。

当然,如果你回到游戏行业,情况可能不会那么好。但是山姆总体上是乐观的,他觉得几年后,结果可能会出来。你看,中国有发展、方向、兴趣和游戏资源。剩下的时间要花一点时间。

除了工作需要,山姆基本上不玩家庭游戏。他通常主要玩电脑游戏,例如,以腾讯为代表的国际足联在线非常方便支付。

我现在是个老手,所以我很好,但是很多刚毕业的学生都很辛苦。因为很多公司不给你工作签证,而且你需要找工作的中文水平一定很高,毕竟,很多中国人的英语不是很好。山姆觉得小公司可以。因为外国人获得更高的工资和签证是复杂的,所以不能负担外国人的费用。

然而,山姆在求职之初并没有遇到任何特殊情况。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语言真的很好。他笑着说,他甚至没有发简历,而是直接和公司的老板交谈,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而我和普通的人力资源部交谈,却不能。说什么,我直接告诉他们老板他们要我。

山姆喜欢上海的生活,因为他什么都有;搭便车既便宜又方便;他什么都吃,有很多穆斯林餐厅(山姆是穆斯林);最大的抱怨就是人太多了。

像许多外国人一样,山姆也喜欢去中国的各个地方。他觉得中国特别大,文化特别丰富,不同地方的语言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俄罗斯有很多少数民族,但是这些少数民族几乎都说Ru。几百年前,他觉得作为一个外国人,对中国了解不多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很多时候中国人自己根本不了解自己。

我曾经去温州参加朋友的婚礼。他来自温州,他的妻子来自重庆。温州人吃海鲜较多,但重庆人也许不习惯吃,所以我看到一群在婚礼上尴尬得不知如何开口的重庆人,这很有趣。他们还给了我红包。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国家!

阿迪来自西班牙。九年前,他父亲对中国的商务旅行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年,他去厦门大学学习汉语。两个星期后,他遇到了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同学,他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从那时起我就没去过西班牙。

阿迪现在住在厦门。他和他的好朋友Wu Xi一起成立。这是一家独立的游戏公司,将在中国和世界各地分发独立游戏。ADI希望他们能成为中国和欧洲两个地区的开发者和市场之间的桥梁。

阿迪一直是一个忠实的玩家。我8岁左右就有了第一台任天堂控制台,然后是Sega Mega驾驶,我用我自己的钱买的第一台控制台,都是S音控。你知道,超级驾驶是宇宙中最好和最强的主机。但是我也喜欢泽尔达系列。

但当我来到中国时,我知道中国父亲几乎从来没有给他们的孩子买过游戏,他们更可能说,‘去做你的家庭作业!'我真的很伤心。阿迪叹了口气。

在来中国之前,ADI是一名IT工程师。起初,ADI想开发游戏。为此,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在西班牙学习游戏设计,并获得了硕士学位。

但是从那以后,ADI改变了主意。当我开始创建公司时,我发现自己已经35岁了,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我遇到的其他开发人员的想法比我好多了,而他们才20多岁。

所以阿迪决定和他的朋友Wu Xi建立一个分销公司,他想向中国市场介绍有趣的游戏,并把中国的有趣游戏带给全世界。

但公司起初似乎经营得不好。另一家独立制片厂迄今为止犯了很多错误。虽然我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但老实说,我还是不了解中国市场。中国有这么多移动游戏商店,阿迪认为很多都很好,但是没有。他似乎不喜欢他们。

在接触了许多墙壁之后,阿迪和Wu Xi开始调整他们的策略。我们决定不与强大的和有经验的频道竞争。我们把注意力转向PC和控制台游戏。那时,我们听到传言说PS4和Xbox One将去中国,然后他们实现了。

阿迪说,另一款独立游戏今年秋天在蒸汽平台Lost Castle上进行测试时吸引了13万用户,目前已经售出了20万份,可能是中国最畅销的独立游戏。

然而,ADI也提到了他的不安。在两台大型机进入中国之前,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大型游戏市场,而且单个PC游戏处于半死寂状态。当时我们非常不安。我的许多朋友都说,在中国没有人会为一台GAM付费。在五年前,没有人会在像Steam这样的平台上买游戏,但我认为,因为我了解西方市场,尤其是在欧洲,如果游戏对中国开发者来说是足够好的,如果我们做得好本地化,仍然有值得尝试的价值。e Lost Castle是优秀的,而且大部分付费用户也是中国用户。

如果一个游戏质量高、价格公道、内容丰富,而且可以上网,那么中国玩家就没有理由不买。而且,我发现中国玩家更愿意在Teams上购买早期的开发版本,他们似乎更喜欢并更愿意与dev交互。私奔者。成千上万的玩家,甚至数以万计的玩家——我不记得确切的数字——甚至不知道如何玩这个游戏,所以他们下载并支持它,其中大约10%的人愿意积极地帮助开发者……这在其他领域是不存在的。在欧洲,如果一个游戏没有完成,球员们会不断抱怨;在中国,更多的是鼓励。

像许多外国人一样,阿迪起初对中国的印象很模糊,以至于他只知道中国存在于世界上;当他第一次来到中国时,阿迪遇到了许多困难。我不能理解我周围的人。我什么也买不到。我不能点食物。真的很惨。

阿迪热爱厦门的环境。据他说,这是因为厦门,像西班牙,温暖湿润,有美丽的海滩。

中国的生活似乎很满足阿迪,除了他岳母提醒他不能吃太多的冷食,不能喝冷水,食物又热又冷,这和他无法理解的日常生活是不一致的,一切都很好。但是在工作中,他也有一些事情是他不能理解的。到现在为止已经习惯了。例如,每次我们谈生意,我们都要吃很多饭,喝很多酒,喝几次。欧洲人有话要说,直截了当,所以我还是不能习惯这种做法。

ADI还谈到了创办公司和在中国工作的困难。在中国,你必须遵守中国的规则,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有时它会让我感到过于霸道,就像中国游客疯狂地在西班牙购物,在中国雇佣你真的很难。雇一个外国人。我的公司和吴曦的公司现在有6人,3个中国人。se和3个外国人。你可以很容易地雇佣中国人,但是外国人真的很难。我想很少有中国商店能看到外国留学生。这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但是阿迪仍然热爱中国,中国让我感觉很好。很忙,甚至很吵,就像西班牙一样。我以前去过日本,当我坐他们的电车时,我发现车厢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在打手机,没有人在嚼馅饼。太可怕了。西班牙无疑是欧洲最喧嚣的国家。我甚至认为西班牙人是世界上最吵闹的人。但是有一天,我在中国定居下来。(笑)

然而,Adi决定留在中国的最大原因是他的妻子,而且他还认为中国是一个伟大的游戏市场。蒸汽在中国发展得很好。我知道很多人都热衷于玩守卫遗迹,但有很多人在那里看了一些GR。吃他们玩的单人游戏。

Adi承认中国没有很多大型机玩家,但是据他自己所知,他觉得大型机玩家社区仍然很大。玩主机游戏就像一种地下文化。怎么不是那么多你看,至少我接触过的开发者是非常有经验的玩家,当然,他们都在玩日本和香港的盗版游戏。

当然,ADI知道中国游戏中盗版的严重情况。我知道有很多网站提供我们的游戏下载,我知道盗版在中国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历史。但是他也相当乐观,你知道,我们的很多游戏都有多人游戏模式和更新内容。NT定期,所以如果他们下载盗版版本,这意味着他们不能玩整个游戏。

阿迪还乐观地说,我最近看到数据表明,中国已经超越北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市场,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地方,肯定会制造越来越好的游戏。中国人比日本人更热情,怎么办不好游戏

维帕彭是一位泰语美人,能流利地说汉语。她第一次接触到中国文化是因为她母亲的影响。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我母亲希望我学习语言。

魏普鹏来自她的泰语发音,是上帝的美好奖赏。她从中国政府获得奖学金后,来到中国学习,专攻国际贸易。当她毕业时,她的一个朋友告诉她,下一个时代是互联网。人们将越来越离不开手机,这已经成为她进入游戏行业的一个机会。

像许多外国人一样,潘先生对北京和中国的印象来自电视剧中对相对古老的时代的描写。在我的想象中,北京应该充满庭院和旧式建筑,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它完全不同。北京的发展是快速变化。

帕潘喜欢北京的交通便利,喜欢大城市的感觉;她不喜欢像许多外国人一样拥挤的地方;她已经连续三次被偷手机。

Papan目前负责FunPube在泰国的一家名为Realy农场农场的游戏。这个游戏有特殊的泰国服装,包括很多泰国元素,比如在泰国常见的金尖寺庙,还有他们在泼水节穿的衣服。接下来,泰国将迎来儿童节,所以会有相关的活动和内容。

与中国类似,泰国的大型机游戏空间不大,很多玩家甚至没有电脑。手机是他们玩游戏的唯一主要设备。帕潘也没听说过泰国有很多著名的游戏开发商,我们主要是玩外国游戏。

刘南青,来自中国,目前负责在Funplus发行海外市场。南青在2014年参加了《东南亚刀塔传奇》的出版工作,这也是他来到中国的原因之一。

南青来芬加勒之前做了很多年的行程开发工作,当他在新加坡时,他打算亲自去旅游,尝试出版。这种原因促成了他来中国。

南青两年前到达北京。作为一个来自热带国家的人,他来到北京最希望看到雪,但是他在中国美好地怀念了两年。

对于南清来说,他来中国是为了开阔眼界,他来中国的选择也取决于他的独立人格。毕竟,机会难得,两年前,我认为我应该抓住。结果,中国真的帮助你开阔眼界,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此外,即使你失败了,你也可以再回去,那就是一张票。南青笑着说。

南青觉得Funplus的工作环境与新加坡没有太大的不同,甚至更国际化——我上班的第一天,和我交谈的第一个人是美国人,用中文。

对于Nanqing来说,FunPube作为北京企业,但主要是为海外游戏开发运营和分销,这是非常罕见的。公司国际化是他最优先考虑的事情之一,而中国也带来了更多的年轻人和更多的热情。我们有来自20多个国家的员工,这就是他所看到的。

南青负责游戏的全球发行。当我问他关于不同地区对游戏的不同偏好时,他举了一些例子:

东南亚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地区,每个国家都是不同的。例如,马来西亚有很多马来人,但是中国马来人对游戏的偏好更接近中国,而且马来人对游戏的偏好比起几年来要慢;新加坡更富有。更受西方影响的是其对游戏的偏好,很少有付费的人,但很强,其中一些可以说是与香港进行比较。同样,泰国文化非常多样化,不同的地区对新事物开放,游戏列表变化迅速;印度尼西亚人。在早期,他们更倾向于玩战略游戏,但他们更分散,因为印尼的网络没有那么发达,两年前甚至没有智能手机。

从市场规模上看,中国、美国和日本应该位居前三位。南青也觉得这三个地区的特点非常鲜明。中国有自己的游戏和社区、社会氛围,也有自己的特点。由于自身渠道和市场交割;美国,或欧洲和美国,比较有创意,他们有很多想法,也有很多有趣的剧本;日本很独立,成为一个像日本角(Cape of.)这样的世界。几十年后,许多进入日本市场的游戏需要贴上RPG的标签,尽管这显然是一个战略游戏。

南青说,中国生产的游戏在东南亚是最好的,这是刀塔的传说。在2014年和15年,它排在前5位。南青自己也是刀塔传说的粉丝。

在新加坡,游戏公司主要是海外游戏公司的子公司,但也有创业者在游戏开发方面工作,比如FunPube最近从新加坡团队推出的新游戏,他们曾经是日本GUMI分公司的雇员。楠青在台北游戏中遇到他们。如何决定合作。

南青在北京生活了两年。他觉得北京的天气很有趣。那就是……突然一两天的雾和霾,然后是一两天的阳光;一阵风,不,我们的新加坡新闻经常报道北京的雾和霾,我妻子比我了解的更快。

同样有趣的是北京的交通,过马路时要注意自己的情绪和能力,当然也要注意周围的车辆。这与新加坡一些异常情况的秩序完全不同。

大部分在北京联系的南青员工与他在新加坡联系的员工没什么不同。他们都是中国人。新加坡华人也很有竞争力。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点,我自己也很努力。我住得离公司很近。我每天来回上班。基本上是三点和一行。

当然,北京和新加坡非常不同。北京有很多山、河、古迹要游玩啊,北京和周边一些地方要去,我基本上都去了。在新加坡,我想你最多有3天。

最后,我问南青如何看待中国游戏走出国门的问题。问外国人这样的问题似乎很奇怪,但是南青的回答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

一个游戏可能不需要通过外表来展现在中国,更可能的是,我们做了一场精彩的比赛,每个人都过来看看,这是来自中国的,我觉得感觉更好。所以问题是,你怎么做一个人人都喜欢玩的好游戏

Rob在中国已经六年了,现在住在成都,他是一个半自由职业者。他可以自己做一些游戏,他可以帮助在海外分发中国游戏。

Rob来中国的原因可能纯粹是偶然的。根据他自己的话,我呆在中国。这就是全部。没什么特别的,你呢你还在家乡吗

他初来美国的原因也很简单,只是为了学习中文。罗布和一个朋友在美国开了一家IT公司,但是后来他决定周游世界,学习不同的语言,并在公司度过余生。学习中文是他的目标之一,所以他来到沈阳。昂。

Rob对沈阳的第一印象是它和美国一样,但他不喜欢这个城市。第二年,他来到成都。Rob有一个朋友在一家制作美容应用的公司工作。通过他的介绍,Rob找到了他在中国的第一份工作。当你有了第一份工作,你可以找到其他工作。

罗伯可能是我在这些外国人和游戏行业面试过的最遥远的人。对他来说,在游戏行业工作帮助自制的游戏出海只是一份工作,他的目标是环游世界。

罗伯从来不在工作之余玩家庭游戏,因为我觉得这些游戏很无聊。他最近在玩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酷跑游戏,而且几乎可以买到所有的彩色硬币。当我回家后,我玩像文明、XCOM、监狱建筑师、Mac腐蚀之类的游戏。我也会借我的朋友。Wii要玩。

罗布帮助过很多游戏在海外进行本地化,包括RPG、塔防和战略游戏。虽然罗布不玩他自己的游戏,但是许多专门为海外市场开发的游戏或已经做出巨大变化的游戏在国外表现得很好。

Rob认为在中国工作有它的优势。首先,我发现许多公司需要西方人(我是说,当地人)帮助他们理解和经营西方市场。中国一直是外国人友好的地方,当地人对你很友好,你甚至可以得到很多特别的照顾。

但缺点是显而易见的。罗布谈到了外国人在工作场所的透明上限。你可能永远也爬不到中国公司的顶端。最新的政策变化也使得外国人更难获得工作签证。

罗布还熟悉国内游戏复制的现象,他的观点相当直截了当:我看到许多中国游戏公司复制西方游戏并获得成功,这将导致其他公司也这样做。我还没有看到中国游戏公司开发出任何新的、有创意的游戏。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

我问,你认为抄袭是发展的唯一途径吗罗布沉默了很长时间,回答说,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根据相关规定,不为未经身份认证的用户提供事后评论服务是不可能的。请尽快绑定您的手机号码完成认证工作。

上一篇:在娱乐大亨生日那天,丈夫的婚外情几乎是至关 下一篇:怎幺了女性的微信号未绑定到银行卡,而是被转

 
  • 网站主页
  • 私家侦探
  • 侦探案例
  • 收费标准
  • 委托流程
  • 关于我们
  • 商务调查
  • 版权所有:成都商务调查公司,成都私人侦探,成都私人侦探公司地址:成都是 服务热线:
    成都婚姻调查 成都私人侦探 成都侦探调查公司 版权所有